当前位置:首页>

公告:关于印发《全国青少年毒品预防教育规划(2016-2018)》的通知

浅谈大麻
发布时间:2016-10-09来源:四川禁毒网作者:蔡若风编辑:四川禁毒网

       比起海洛因、冰毒等危害性人所共知的毒品,社会上某些圈子对大麻的认识一直存在争议。坊间至今流传所谓“大麻不上瘾”“大麻对人体的伤害低于烟酒”甚至“大麻使人长寿”等混淆视听的观点,连百度百科对大麻的简介也是“用好了益身,用坏了毁生”,然而,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大麻是什么?回答“列入联合国禁毒公约,与海洛因、可卡因并列的三大毒品之一”并没有错,但这只是对大麻在狭义上的定义。如果从广义的角度出发,“大麻”其实是对一种植物的统称,包括很多野生和人工培育的亚种。
       大麻,又名火麻、线麻、汉麻、胡麻,原产于锡金、不丹、印度和中亚细亚,由于耐旱、耐贫瘠能力强,在中国被当做经济作物种植已有六千多年的历史。从现存的文献资料和调查研究结果来看,在嬉皮士文化传入以前,中国的大麻并没有被大规模当成毒品使用的历史,事实上,生长在中国的很多大麻品种也根本不具备毒品利用价值。
       生物学家通常按产地将中国野生大麻分为泰山大麻和云南大麻,其中泰山大麻就属于不具备毒品利用价值的亚种。因为毒品大麻的致幻成瘾成分四氢大麻酚(THC)在泰山大麻中含量非常少,花、叶部分干物质重量百分比低于0.3%(THC主要存在于大麻的花、叶内),一般不能用于提炼加工毒品,这种大麻被称作纤维型。而云南大麻因为四氢大麻酚含量较高,可以用于提炼加工麻醉剂和止疼药而被称为药用型。云南大麻的广泛种植和民俗有关,在那里的苗族、瑶族家庭中,嫁人没有麻衣,就不成其为婚礼。随处可见的大麻使得云南在上世纪80年代旅游业刚起步的时候,一度成为国外嬉皮士“飞叶子”(抽大麻的俗称)的天堂。不过在毒品“行业”中通常真正被用来制毒的是大麻的另一个亚种:矮小多分枝的印度大麻。在这种植物的幼叶和花序经压搓后渗出的大麻树脂中,THC含量可达到2-10%。
       毒贩欺骗世人时常会提到大麻的一个特殊亚种:产自中国“长寿之乡”的巴马火麻。巴马火麻属于纤维型,其果实压榨的“火麻油”在所有植物油中不饱和脂肪酸含量最高,同时含有大量硒、锌、锰、锗和维生素E,长期食用能起到延缓衰老的作用。但和其他许多大麻亚种不同的是,巴马火麻对生长环境的要求十分苛刻,目前只能产于巴马自治县北部的石山中,而且产量稀少。由此可见,所谓“大麻无毒”“大麻使人长寿”不过是毒贩故意以偏概全,将巴马火麻的优点和安全性扩大到整个大麻植物种属,以欺骗不明真相者堕入彀中的谋财害命之谈。至于那些号称引种的“巴马火麻”究竟是什么品种,就更是不问可知了。
       巴马火麻和印度大麻代表着大麻植物的两极,但就整个大麻家族而言,它们不过是沧海一粟。大麻作为经济作物种植的历史很长,在全世界的种植范围也很广,由于每个生长地气候、水质、土壤等环境的不同,大麻在历史上曾发生过无数次,现在和未来还将不断发生变异,这些变异积累起来形成了无数有毒害或者无毒害的亚种。要对这些亚种一一统计是不可能的,也没有必要,目前国际上通用的标准是按照植株花、叶干物质中的四氢大麻酚含量高低,将大麻分为药用型(THC>0.5%)、中间型(0.3%<THC<0.5%)和纤维型(THC<0.3%)三类。其中纤维型又称工业大麻,被认为是安全无害的,国内外获准合法种植的大麻多是这种低毒品种。
       剔除了四氢大麻酚危害的大麻是一种价值很高的经济作物,它的茎皮纤维长而坚韧,可以织麻布、纺线、制绳和造纸;种子具有30%的含油量,可以用来榨油,油渣还可以做饲料。工业大麻的应用包括纺织、造纸、食品、医药、卫生、日化、皮革、汽车、建筑、装饰、包装等多个领域,而且它是环境友好型植物,无需施农药,根部对重金属还有很强的吸附能力,可以对治理环境污染起到一定作用。
       云南是我国目前唯一以法规形式允许并监管工业大麻种植加工的省份,云南省农科院开发的纤维和籽兼用型工业大麻品种“云麻1号”因其低毒安全性和出色的经济价值被农业部列为国家一类种质资源加以保护。但同时云南对工业大麻的监管也非常严格,对其种植、加工均实行许可制度,以防犯罪分子用毒品级大麻偷梁换柱。由于大麻是雌雄异株,一旦在花粉传播中沾染了野生大麻,THC值也可能超标,云南规定必须铲除大麻种植地周边方圆3公里内的非工业大麻,每年9、10月大麻开花期,各地派出所民警也会到田间地头对大麻花叶的THC含量进行抽检。
       可见,大麻究竟是“益身”还是“毁生”,不在于“怎么用”,而在于“用什么品种”,更在于“为什么目的而用”。同大多数毒品一样,大麻提取物最初也是作为药品使用的,但是当这种“药品”因为致幻性和成瘾性而被滥用的时候,它就成为了毒品。在上世纪60年代的“嬉皮士运动”中,大麻被作为标榜自由、蔑视权威的招牌,迅速在西方社会各阶层中疯狂蔓延,时值今日仍有披着各色外衣的“大麻无害论”甚嚣尘上,甚至有人言之凿凿地宣称,法律之所以禁止大麻,是因为大麻纤维是最结实耐用的原料,如果允许合法种植则会让从事棉花、尼龙和木材行业的人丢掉饭碗云云。
       云南的22万亩工业大麻(2010年核定)足以证明这种“经济利益限制论”是在胡扯,但仍有人相信大麻是不会上瘾的“软毒品”,吸食大麻相当于吸烟,危害甚至不如烟草。持此类观点的人首先需要正视一个事实,那就是在“嬉皮士运动”的发源地美国,每年有近30万人因大麻成瘾进入戒毒中心戒毒,而戒烟显然不需要专门医疗机构的帮助。
       由于大麻亚种的复杂性和多面性,“大麻是否致人成瘾”不是一个可以一言以蔽之的问题,它首先取决于四氢大麻酚的含量。食用火麻油等低毒性工业大麻加工的调味品自然没有成瘾危险,但如果吸食THC含量高的大麻制品就和吸食海洛因、可卡因的后果一样。早期大麻客主要吸食大麻植物干品,即晒干的花序和嫩叶,THC含量大约为0.5-5%,已经会致人成瘾,更不必说如今毒品市场上经过提纯的大麻树脂和大麻油。其中大麻油的THC含量可达到60%,注射其衍生物很容易出现急性中毒。成瘾者停止滥用后会出现焦虑、易怒、失眠、食欲减退、体温下降甚至寒战、发热、震颤等症状,持续4-5天后才逐渐消退,令戒断变得非常困难
       吸毒时间是决定吸食者是否会成瘾的另一个重要因素。相关研究表明,有9%的人在初次尝试大麻后成瘾——请不要以为这个数据很安全,首先,谁也无法预知自己是否属于那“初尝上瘾的9%”;其次,这里的“成瘾”是指达到临床学界定的生理依赖标准,而大麻真正的危险之处在于它会让吸食者产生强烈的心理依赖。吸食大麻时,THC会刺激大脑中主管快感、注意力和时间感的区域,使吸食者产生欢欣感和陶醉感,这种很“high”的感觉会诱使吸食者不断尝试,而长期吸食大麻的成瘾率是50%。如果是大脑尚未发育成熟的青少年,初次成瘾的风险还会上升2-4倍。更危险的是,大麻会增加大脑对其他药物的反应兴奋程度,从而成为吸食者通向海洛因、可卡因等其他毒品的阶梯。
       当然,不是每个大麻成瘾者都会走到吸食多种毒品那一步,但吸食大麻本身带来的后果已经足够严重。
       首先,吸食大麻令人智商下降。滥用大麻会造成记忆力、注意力和判断力减退,令人呆滞、木讷、思维紊乱。长期吸食会造成精神衰退,即便戒断毒瘾,THC的长期累积效应也会使认知功能受损,影响学习能力和今后的社会发展;
       其次,吸食大麻会影响驾驶能力。血液中的THC水平直接与驾驶失控相关,通过分析发现,血液中THC较高者发生交通事故的可能性是正常人的3-7倍。长期吸食大麻还会损伤肌肉运动的协调功能,使人出现平衡功能障碍,站立不稳,双手颤抖,失去复杂操作和驾驶机动车的能力。
       第三,吸食大麻会导致精神问题。过量的THC会诱发精神错乱,令人产生幻觉、妄想和偏执狂状态,部分人伴随出现恐惧感、敌对冲动或自杀意愿,导致无故攻击性行为。长期吸食还会增加焦虑和抑郁的风险,甚至造成精神分裂症。
       第四,吸食大麻会破坏身体免疫系统。吸食大麻者易患口腔肿瘤和肺癌,这与THC会降低人体的呼吸系统以及体液和细胞的免疫功能,使人易受病毒、细菌感染有关。
       此外,很多吸食大麻者喜欢将大麻植物干品捣碎后混在普通烟叶里吸食,这样做会使吸烟对肺功能的伤害呈几何倍数增长。研究表明,吸一支大麻烟的危害比一支普通香烟大10倍,这个事实足以粉碎那些“大麻危害低于香烟”的谎言。(四川省禁毒委员办公室/蔡若风)

分享到:
我要评论
508条评论
用户名:匿名网友
发表评论
限制字数255
最新评论
暂无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