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公告:关于印发《全国青少年毒品预防教育规划(2016-2018)》的通知

警方人士揭秘“湄公河行动”背后细节
发布时间:2016-10-09来源:京华时报作者:编辑:四川禁毒网

       刚刚过去的10月5日正好是“湄公河惨案”5周年,我们不曾忘记含冤遇害的13名中国船员,也向办案的缉毒警察致敬。
       案情逆转:船员遇害前被诬陷运毒
       2011年10月5日,两艘中国商船在湄公河金三角流域遇袭,船上13名中国船员全部遇难,并在船上发现90万粒毒品。惨案发生后,泰国媒体转引泰军方的说法,称中国两艘商船运输毒品,因此发生交火。
       对于“惨案”的描述以及警方是如何发现并逆转惨案真相的,可能是由于影片时长问题,电影交代得相对简单。
       2012年年底,时任驻泰使馆警务联络官仵建民接受记者采访时透露了惨案逆转的更多细节。仵建民说,惨案发生后不久,泰国警方就通知了他。当时一些新闻已经铺天盖地,对中国船员不利。案发后,仵建民专门赶到湄公河进行实地勘查,并通过不同渠道了解案情。当地一位老渔民告诉他一些疑点,如事发时应该走深水防止搁浅的两艘商船却一反常态走浅水,船上多次传来枪声也与因为缉毒发生交火的枪声不符,“因为缉毒发生交火,枪声应该是一阵”。

(湄公河流域尤其是金三角水域武装贩毒等犯罪活动猖獗,船舶遇袭事件频发。图/央广网 王亮)

       仵建民将这些异常情况向公安部报告,立即引起重视。公安部有关负责人随后赶到泰国进行调查,并最终发现了惨案的真相。
      原来,此前缅甸军方曾征用中国商船到孟西岛袭击糯康组织的指挥部,打死打伤一部分人,这让糯康怀恨在心,决定报复中国商船。糯康与泰国个别不法军人合伙,由糯康组织劫持船只,把毒品放到船上栽赃,把船员捆起来押至泰国水域,再由泰国军方查获。糯康集团达到报复目的,泰国个别不法军人达到立功目的。事成后,泰国个别不法军人可以在清盛码头,为糯康的人出入提供便利,还可以卖一些枪支弹药给糯康集团。
       根据事后糯康手下翁蔑等人交代,当天他们持AK47冲锋枪、9毫米步枪等武器,将两艘中国商船劫持,用胶带等将中国船员捆绑、封嘴等。然后将准备好的毒品放到商船上,将商船押到泰国清莱府清盛县央区清盛湄赛路1组湄公河一鸡素果树处停靠。
       关于杀人问题,糯康等人的指令不断出现变化。先是打电话不让杀,让朝天响枪,后来又打电话要求杀人,但要求留三四个活口给泰国军人“做”,后来又指示“一个不留”。最后,翁蔑等人将一部分船员集中在一艘船的船尾,开了十多枪,他的手下也有多人开枪。
       根据事后的勘查,射击中国船只和船员的共有13支枪、5种枪型,每名中国船员中枪的情况并不一样,最多的达8处枪痕。

       办案难度:远比高难度动作戏复杂
       在电影中,特别行动小组的人员不到10人。但实际上,要想破获一件如此复杂的案件,这是远远不够的。
       2012年5月,在糯康被押解回国的专机上,时任专案组组长、前线总指挥、公安部禁毒局局长刘跃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专案组由公安部、云南省公安厅、西双版纳州公安局和国内其他执法部门联合组成。专案组共派出了200多人,共6个工作组,分赴老挝、缅甸和泰国,有的是从事秘密侦查,有的是与当地警方合作。
       电影中,这些“缉毒队员”以一当十,玩出各种高难度动作,但事实上远非这么简单。刘跃进在接受采访时曾说,由于此案发生在境外,又是金三角这个特殊地区,一切调查工作全在境外进行,“跟在国内完全不是一回事”,很多事情想做,但有时有一种无力之感,无从下手。“走一步都很困难,表面上看不到一点希望和亮光,就像落海的人看不到岸一样。”刘跃进说。

《湄公河行动》剧照

       案发后,警方曾对在案发时段途经湄公河的30余艘船进行走访,还协调泰老缅等国启动边境会晤机制,通过警务合作渠道,派员赴事发地走访了解案情,协同泰国警方查看现场情况、参与尸检等。
       为获取糯康集团的犯罪证据,警方专门成立了证据组,对糯康犯罪集团从成立、发展、组织结构、成员及从事的犯罪活动、控制的区域,以及组织策划“10·5”案件的整个环节和过程,进行证据梳理。在老挝,为核实一个犯罪嫌疑人的身份,就需要10天。专案组通过地方警务合作机制与泰国进行证据交换,获取泰方现场勘验报告、尸检报告等证据材料17份、480余页和200余张照片。同时,中方也向其他国提供600多页的证据材料。为彻底揭露糯康预谋策划案件的过程,共写了97万字的审核报告。
       云南省公安厅副厅长先燕明表示,此案是我国公安机关侦破限制最多、线索来源最复杂的案件。经过10多个月的艰苦工作,最终将糯康抓获。

       抓捕地点:糯康并非在山洞被抓
       影片中,对糯康老巢的围剿是一个高潮,糯康是在老巢山洞内被抓的。实际上,糯康是在逃跑途中被抓获的。
       据刘跃进介绍,曾经有几次极好的机会,专案组知道了糯康的位置,但抓捕时却因有人事先通风报信,使其逃脱。专案组认为,这是糯康的根基太深造成的。糯康为了在当地生存发展,获得当地居民的支持,经常拿钱出来贿赂当地的基层军人、警察和“村干部”,与当地的老百姓称兄道弟。
       2011年12月6日,专案组发现糯康藏身在老挝波乔省的希拉米村。专案组紧急协调老挝军警将村庄包围,不料却遭村民阻挠。

《湄公河行动》剧照

       此后,专案组调整了策略,不再将目光放在一次次抓捕上,而是挤压糯康在本地的生存空间。“10·5”案件后,糯康基本上龟缩在缅甸的大本营。为了将其赶出来,中国督促缅甸方面,对糯康所在的地方展开一次次清剿,目的不再只是一次把糯康抓获,而是要将其赶出大本营。
       2012年4月28日,糯康和两名手下乘船从缅甸方面赶往老挝,试图与老挝方面的人联系商谈如何躲避抓捕。得到消息的中老警方在老挝设下天罗地网,糯康刚在老挝博乔省的码头下船,就被警察发现。3人看到警察拼命逃跑,警察鸣枪示警后,最终将3人抓获。在3人身上,警察搜出长枪、短枪等武器以及子弹。
       虽然现实的抓捕过程没有电影中惊心动魄,但功夫都体现了此前的准备上。

       糯康性格:生性多疑背着同伙打电话
       电影中的糯康给观众的印象是残暴、血腥和怕死。在整个案件的采访过程中,记者曾经多次近距离见到糯康本人,也见到了他的多面性。
       糯康小时候生活在一个比较富裕的家庭,很小就参加了坤沙部队。坤沙投降缅甸政府军,糯康开始上位,其手下的贩毒团伙被称为“糯康集团”,他通过贿赂缅甸政府军高层、勾结拉祜族民兵团,活跃于缅甸、老挝、泰国边境交界之处。他收编了坤沙的旧部,逐渐成为金三角地区最大的毒枭。

       糯康公开的老婆有3个,公开的孩子至少有10个,具体几个孩子,连糯康自己都不清楚。糯康对任何人都不太信任,从来都是背着同伙打电话。
       2012年5月10日,在老挝的万象国际机场,糯康被老挝移交给中方,这也是记者首次近距离见到糯康。在移交现场,这个昔日的大毒枭脸上看不出太多的表情,一脸淡然,只是在偶尔的一瞥之中,才能看到他眼中的戾气逼人。
       据参与审讯的民警介绍,在审讯时,糯康经常装疯卖傻,甚至装死。在电影中,糯康面对围剿,也露出怕死的一面。现实中的这个大毒枭也同样怕死。糯康在受审时表示,愿意以3000万泰铢的个人财产赔偿受害船员家属,以此请求船员家属和中国政府的从宽处理。
       被执行死刑前,一直淡定的糯康表现出了焦虑和紧张,血压升高,并表示想见子女。他还不停地向管教民警提出要求,希望得到法律的宽恕,但为时已晚。

分享到:
我要评论
508条评论
用户名:匿名网友
发表评论
限制字数255
最新评论
暂无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