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公告:关于印发《全国青少年毒品预防教育规划(2016-2018)》的通知

一个毒贩的回归与重生
发布时间:2017-01-03来源:云南网作者:编辑:禁毒在线

       他叫罗银金,曾因贩卖毒品被判处无期徒刑。在铁窗高墙内,他度过了13个春秋。儿子长大成人,已经结婚了。妻子不离不弃,一直等候他归来。2016年11月2日,罗银金出狱了。当他走出昆明某监狱的那一刻,亲朋好友笑脸相迎,相拥一起,号啕大哭。出狱后两个月了,如今他的生活怎么样?晚报记者对他进行了跟踪采访。

       犯罪:贩毒被判无期

       罗银金是昆明市西山区马街中丰村人。2004年初的一天,是他永远难以忘记的日子。他只记得,那一天,天气阴冷,大雾迷蒙。

       一包毒品,让罗银金由此成为罪犯。误入歧途的他要接受法律的制裁。当时,他说,他一点思想准备也没有。

       2004年7月19日,昆明中院的判决下来了: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拿到判决书时,罗银金说,他连死的心都有了但不想上诉,他从心里认为,自己是罪有应得。

       妻子哭成了泪人。那一年,孩子才14岁。更多的往事,罗银金不愿提起。他说,更多的回忆和过往,是想永远地丢在风中。

       进入监狱后,失去自由的生活,让罗银金一时难以接受。反抗改造,消极怠工,甚至想过自杀,了却一生。

       想想年迈的母亲,苦守空房的妻子,还有活泼可爱的儿子。经过监狱民警的开导,渐渐地,罗银金从犯罪的阴影中走了出来。他的内心,也得到了一丝慰藉。

       出狱:前一晚一夜未眠

       13个监狱春秋,罗银金付出的太多太多。监狱的生活,他不愿过多地提起。给他感悟很深的是,监狱就是一个大学堂,他在里面成长,学习到了不少东西。

       亲情的力量,还有不离不弃的妻子,给了他无穷的力量。从无期徒刑减为有期徒刑,罗银金用实际行动,诠释了改造的意义。

       他一天天数着出狱的日子,一天天地盼望着回归社会。因为工作关系,晚报记者与他是有着4年交情的老朋友。每一次的采访,罗银金的眼神总是流露出迫切的目光。他说,如果不是家人的不离不弃,他也许没有勇气活下去。

       2016年11月1日那天晚上,当监狱民警告诉他,明天就是他出狱的日子,他激动得睡不着觉。监舍里,躺在睡了13年的床上,捂在被窝里,他哭了一晚上。是激动的泪水,也是愧疚的忏悔。

       罗银金说,出狱的前一天晚上,他精神百倍,脑子里东想西想,一夜未眠。天刚蒙蒙亮,罗银金透过监舍的窗户,似乎听到了妻子和儿子的召唤。

       感叹:青春流逝愧对父母

       2016年11月2日上午10点多,昆明的天空,蓝蓝的。走出监狱的那一刻,罗银金深深地呼吸着新鲜空气,眯着眼睛看着天上的白云,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

       家人已经早早地等候在监狱门口。见到妻子和儿子,一家人相拥而泣。妻子苍老了许多。儿子已经长大成人,成家立业。

       没有更多的话语,只有深深的嘱咐。看着高墙外车水马龙的城市,显得非常的陌生。罗银金说,离开监狱的时候,他看了看铁网高墙,有种想哭但哭不出来的感觉。

       亲朋好友相聚一起,在饭店里订好了一桌丰盛的午餐。好久好久没有和家人团聚了。

     “感谢妻子的不离不弃,感谢儿子的茁壮成长,感谢兄弟姐妹的温暖祝福。”罗银金说,青春流逝,愧对父母。那天中午,他不知喝了多少酒。

       接下来的几天,罗银金说,他一直朦朦胧胧,感叹13年光阴流逝,青春不可以重来,然后大吃大喝,安安稳稳地睡了几天。他也理解了自由的可贵,更懂得珍惜和亲人相处的时光。

       回归:开始学上网玩微信

       高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熬着盼望着,希望有朝一日走出去。但出狱后,等待他们的又是什么呢?

       出狱前一天,罗银金对警官说:“出去后就怕什么也干不了。”如何从“服刑人员”到“合格社会人”的角色转变,是他面临的最大难题。

       出狱后的罗银金是胆怯的,也是好奇的。他学会了上网,还玩起了微信,记录着自己出狱后的生活点滴。他依然窝在自己的小圈子里,很少与外人结交。用他的话说,最大的担心是遭受别人的歧视。

       出狱两个月了,他到过最远的地方,就是海埂大坝,看了看滇池。面对一望无际的滇池,还有飞来飞去的海鸥,他内心深深地呼喊,展望着未来。

       在哥哥的资助下,罗银金开始学车。学车的地点,就在五华监狱附近。他开始慢慢融入社会,试着与人交流。罗银金翻出与妻子结婚时的照片,一遍一遍地回味着过去的时光,感叹岁月的沧桑。

       梦想:当流浪歌手重写人生

       刑满释放人员面临着重新融入社会的问题,特别是找工作,是不少刑满释放人员面临的一大难题。

       出狱那天,罗银金给晚报记者打来电话,高兴地说,他出狱了,终于回家了。千言万语,有说不完的情愫和牵挂。

       社会是否会接纳自己,这是罗银金难以解开的心结。回到家里,感受到了很多的温暖。重新做人,是他永远记住的四个字。

       问起罗银金出狱后的生活,他很憨厚地说,他已经找回了重新生活的勇气和信心。特别是他哥哥,给了他无微不至的关怀。他一再嘱咐记者,一定要为他的哥哥写上几句。

       在监狱里,只有小学文化的他,已经练得一手漂亮的书法。而且,还会自己谱曲,吹很专业的乐器。

       罗银金说,出狱后,社会上的事情已经非常陌生,就连原来自己居住的地方也已经面目全非。哥哥给他买了个手机,让他开始一步步地踏入社会。就像小学生一样,哥哥还带着他参加一些朋友聚会,打消他心中的顾虑。

       说起他的梦想,罗银金说,他想当个流浪歌手,重新唱出自己的人生。快要过年了,他准备到街头去写对联,靠自己的双手来养活自己!

 

云报全媒体记者 夏体雷 摄影报道

分享到:
我要评论
508条评论
用户名:匿名网友
发表评论
限制字数255
最新评论
暂无分页